肩上花

风一样的女子


Alex:

能聊得来很重要


文/Kevin

学姐最终还是和她的大叔分手了,这并不是一个大叔抛弃年轻姑娘的传统故事。 

大叔其实并不老,三十岁出头,干练有能力为人也不错。当时我们哥几个都觉得他们一定能成为俗世里的两朵奇葩,他们的感情一定能开出花来。结果花是开出来了,只是没来得及结果就谢了。

学姐是一个很有能力的姑娘,当时她喜欢大叔的最大原因就是她觉得大叔特别成熟,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她觉得自己身边的男人都像个孩子。

我当然不服,我说尼玛,哥的思想深度还是不错的。

学姐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可是大叔比你长得帅呀,虽然你长得也不错。


妈的,说到底还是看脸混蛋。


学姐先我一年毕业,毕业之后就回国去了大叔所在的城市。在这一年里学姐很少更新自己的动态,我也就慢慢地和她疏远了联系。直到前阵子机缘巧合和她联系上了,一起出来吃饭的时候她一个人,她才和我说起她和大叔已经和平分手了。

我当时不明白,问她:大叔各方面不是都挺好的吗?

她说,是的,可唯独只有一点不好,就是我们聊不来。

她说,大叔帮了她很多,在工作上在生活上,可自己跟不上大叔的脚步。简而言之这种跟不上就是,两个人聊天总聊不到一个步调上。她很努力地找工作为此碰壁好几次,可大叔总觉得她现在经历的事情只是小事;她偶尔和大叔聊起一两部电影,大叔把男主角的名字弄错了五次。

 
这都是没办法的事情,学姐努力了,只是尽管如此她想要在精神层面上跟上大叔还是得磨练好几年。她没有办法和大叔倾诉生活上的很多苦恼,因为大叔都觉得那不是苦恼;大叔也没办法和她说职场上的东西,因为她总是听的云里雾里。

慢慢地两个人话越来越少,最后分手了。


我写过很多故事,也越来越明白,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一定要有话说。很久前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容易达到的标准,后来发现这是世上最难的标准,甚至远高于物质的硬性条件。两个人在一起说话,说废话不会腻,不说话不尴尬,太难。

这世上没有谁和你一开始就是同一频率的,两个人势必有一方要停下来拉后面的人一把,或者落在后面的人要努力一些尽量跟上前者的步调。这方面学姐足够努力,只是大叔已经走的太远,已经没有办法停下来。学姐用跑的,最后累了,只能放手。


我想起另外一个故事。

小A和老赵在大学毕业之后的第二年分手,那时候小A已经找到了工作,而老赵白天找工作晚上就把自己扔到网吧里,可想而知他白天找工作的时候状态肯定不好。小A和老赵在一起快五年,对自己说无论怎么样也要和老赵过下去,在她的未来版图里,必须有老赵的位置,否则那样的未来干脆不要。

这是当时小A和我们说的话。

可他们后来还是选择了分手,是小A提出来的。老赵后来逢人便骂小A无情,再后来我们的朋友圈里就没有了老赵这个人。谁都明白,问题的大半出在老赵身上。小A拼了命地想把老赵拉到现实生活里,老赵就是躲在象牙塔里不肯出来。到后来,两个人已经没有办法交流。小A工作了一天到家只是想有人说说话,老赵却在网吧玩游戏;小A遇到了很多问题想让老赵出出主意,可她发现那时候她仰望着的老赵,已经没有办法给她想要的了;他们每次为了一点小事吵架,老赵都会说一句“你现在是不是看不起我。”

当老赵说了几次这句话之后,小A明白他们已经不可能在一起了。他们已经没有办法在一个频率里了,和大叔不同,她更没有办法等他,因为她现在还什么都没有,只能往前走。

 
他们分手,你可以说小A现实,但她只是做了对于她来说正确的选择。他们本来可以很好的生活在一起,熬过了四年大学,熬过了最苦逼的毕业那年,最后还是没能修成正果。只是她受够了老赵一边描述着所谓的未来承诺着很多,一边又从来没有为之努力过。 

很多人都把分手怪在物质上,但更多的情况是,说要好好奋斗的男人,许诺了一切却不为之努力,连游戏时间都不肯牺牲,到最后却又怪女人太物质;说要陪伴男人的女人,总是花钱在不值得包上,明知道少一个包可以减轻很多负担,可她偏不,最后还要怪自己的男人没本事。

大多数人就是这么逃避属于自己的责任,你可以选择大叔,那就意味着如果你要和大叔走很远,你必须尽快跟上大叔的节奏,两个人能在精神层面也能很好的交流。这也意味着你必须让自己变得更有韵味,否则永远有更漂亮更年轻的女人替代你。而如果你们决心一起奋斗,请照顾到彼此的感受,这世上最好的感受就是两个人一起从无到有的创造,可这条路千辛万苦,如果你决心走这条路,就得拿起相应的觉悟来,男人少玩些游戏,女人少一些虚荣。

可以找到和你一起奋斗的人是一种幸运,是一种最大的幸运。以前我总对长辈的“门当户对”的说法嗤之以鼻,现在才明白,所谓的门当户对不一定是指物质上的。而是指两个人有着相似的成长经历,相似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能为了相似的目标而并肩同行。说话总是要解释半天,或者根本说不到一起去,多烦心,能聊得来真的太重要。


所以,请一定要珍惜愿意等你的人,也一定要努力跟上他的脚步,因为这世上没有人有义务去等谁,也没有谁会被你耗在原地一等再等。请一定要保持住现在的状态,同舟共济同甘共苦。保持必要的关心,为了相似的目标继续并肩而行。

如果你现在还是孤身一人,不要为了所谓的“安全感”而匆忙地投向下一个人的怀抱。安全感从来都是自己给自己的,只有给足自己安全感的人,才能遇到一个你不需要取悦的人,才能遇到和你同频率的人。 

愿你和身边的人说话不用解释半天。

愿你身旁有人愿意和你并肩同行。

接受自己原本的样子

阅读文字:

小学时班里有个小胖子,那时我们给他起了很多外号,有“胖子”“包子”,还有比较难听的“胖猪”。每次上体育课跑步测验,班级几个男生就会在一旁起哄,大声说“快来看胖猪跑步咯”,边说边笑,恨不得拿起爆米花在旁边吃边看笑话。


儿时的我们大多不自觉地残忍,因为无知。我们以为世界非黑即白;我们以为世人皆醉我独醒;我们会仅仅因一个人胖就肆无忌惮地取笑他,他越生气我们就觉得越好笑;我们陶醉其中,以为自己是正义使者,却没想到这对一个人的伤害有多大。现在回想起来,我还是会忍不住骂当时的自己是个傻逼。


后来网上看到他加我好友,也就这么几言几句聊起来。他还感叹那时的日子,每次回家他都会对爸妈生闷气,甚至还想自己根本就不该被生下来,搞得家里气氛一直很不好。他一直痛恨自己又自卑,直到大学后才慢慢好起来。他说他后来知道自己的胖是遗传的,没办法只能接受这个事实,之后也就渐渐不那么自卑了起来,才发现之前一直压着自己的是内心对自己的逃避。



现在他工作稳定,有一个从大二就在一起的女朋友。他本来不爱po自己照片,现在倒也建了个相册记录起自己的生活来,相册的名字是:“接受自己本来的样子。”我看到这个相册的时候,突然莫名有点感动,想感谢这个世界的神没有让一个大好少年在我们肆无忌惮的取笑和孤立中迷失了自己。


接受自己本来的样子。


我莫名地对这句话记忆深刻,某天晚上我突然想起以前的小事来。小时候过年会放烟花,我早早吃完饭缠着我爸放烟花。我们家只有那种小烟花,大概只有十响,也不好看,邻居放的烟花是六十响的,噼里啪啦还会变色。那瞬间我突然不想放烟花了,整个人开始别扭起来,莫名地自卑和焦虑。我爸一脸开心地拉我一起去点火,我死活不挪步,我爸一脸茫然地看


着我,我半晌说了一句:“我们家的烟花不好看... ...”


这是我为数不少地想骂当时的自己是傻逼的时刻之一。


儿时的我有很多现在看起来又傻逼又阴暗的想法,比如为什么我妈不够漂亮,为什么爸妈不给我买更好的,为什么自己不够高大帅气,为什么自己四年级就近视了,那时戴眼镜很稀奇。那时候我被整个班级嘲笑成四眼田鸡嘲笑了两年,直到后来大家都开始戴起眼镜。我娘亲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没有之一,我爸妈对我好得无可挑剔,可在那时我只是挑剔不已,硬要做一些不必要的对比。初高中里攀比依旧盛行,然后眨眼到了大学。刚开始很不适应,第一个不适应就是身边没有人陪,一个人坐车吃饭上学,在高中里小集体扎堆的时候,我一直觉得一个人的生活是没法想象的,光是靠近一下都会觉得像在月球无法呼吸。没曾想没多久自己过上了这样的生活,我看着别人扎堆的时候就会下意识地羡慕,一个人吃饭的时候感觉别人都在看我。那时候我远没有达到写出“孤独是你的必修课”时的心境,而是一味地认为孤独是可耻的。


孤独从来不可耻,认为孤独是可耻的人才是可耻的。


除了这点,我也开始不可避免地遭遇挫败,再不像在以前只要努力总能考好一点,只是生活怎可能只有考试。也在课余时间开始写书,接下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2009年的时候写了十五万字被毙,后来2012年完成的稿子因为种种原因到2013年中旬才变成了书稿。那时也会想,同期的朋友们已经出了第三第四本,只有我在原地踏步,是不是自己的决定是错的。很长一段时间,挫败感与我如影随形。


你知道孤独挫败这种东西,在某个时段会突然降临到你的身上,从此变成你的一部分,或许这是每个人必经的过程。


后来我想起我的近视,有些东西无法避免,只得习惯,就像之前我习惯我的近视。我必须接受自己本来的样子,接受自己孤单的样子、挫败的样子、失落的样子,学会和这样子的自己相处。想要克服这些,首先就要接受这些,接受自己所有的缺点。


不妨这么说,有时候承认自己其实很软弱,比假装自己很坚强有用得多。


首先你得认识到自己其实弱爆了,才能认识自己,才能知道自己到底是谁。我身边有很多人,他们无法接受孤独,无法接受无聊,无法接受失败,无法承认自己,所以他们在人前永远要用各种物质和谎言装饰自己,以为这样便可完美无缺。然而接触久了就会知道,和这样的人相处会有一种不真实感,就像你在接触一个虚的东西,感受到的投映到的都是虚假的,华而


不实。而在没有人看得到他们的时候(其实这才是大多数时候,毕竟一个人在人前的时间是有限的),他们空虚寂寞难过又焦虑无比。因为他们永远找不到自己是谁,他们习惯扮演各种角色,到头来只是空壳。所以他们总会突然感到孤单、感到焦虑、感到迷茫,不管怎么忙碌也填不满内心。


我想每个人的成长过程都会从小时候觉得自己最独特,到后来开始否定以前的自己。人生大概就是在不停的莫名自信和自卑中摆动,直至寻求到平衡点。后来发现最好的状态是对世界保持谦卑,对自己保持独立,然后充分地认识到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孤独或许难熬,但这是我的一部分,我坦然接受。我或许没有太多天分,这也是我的一部分,坦然接受。因为接受了这些,我才觉得充实,我才觉得自己每天都真真切切地活着。不管是在人前人后,还是挫折不断的时候,我都能保持自我的节奏。


逃避自己的人,最终只能导致自己世界的崩塌,而变得越来越没有安全感。充实只能从内到外,安全感也永远是自己给自己的最可靠。之前我一与故作坚强不同,它扎根于大地,不会被风一吹就倒。


一个人在人前怎么糊弄都行,但自己的那关过不了就没有任何意义。逃避得了一时,逃避不了一世,而所谓的成长,就是越来越能接受自己本来的样子,也能更好地和孤单的自己,失落的自己,挫败的自己相处,并且接受它。然后面对它,谁都会有低落的时候,但是不要让它影响你向前就好。


而我大概就是如此笨拙的人。从小就不会说好话要想吃的糖果,大了庆幸有超市这样的发明不用说话便能养活自己。对于未来和要走的路,有人很聪明一下便能找到出口,有人很快就把一些割舍乐得轻松。我偏偏割舍不下又不那么聪明,便只得用时间换天分、用努力换幸运,如此笨拙地走下去。没错,某种角度上来说我弱爆了,但这正是我的长处。


一个人最好的模样大概是平静一点,坦然接受自己所有的弱点,不再因为别人过得好而焦虑,在没有人看得到你的时候依旧能保持节奏。这样或许会走得很慢,但会走得比谁都坚实,不用害怕一脚踩空,也不用害怕走到别人的轨道上去。(《绵绵·我只是不想和大多数一样》,文/卢思浩,投递/李格)



以爱平视孤独和死亡

收获季

《结婚的意义》几米

因爱而婚

顽石:



 

昨天,一个同事说他要结婚了,因为要赶着两个人一起早一点买房子!不久前,朋友说想结婚,因为想要一个孩子,生活实在没有趣味!还听到不止一个人这样说:对方条件还不错,就结婚吧……很多结婚的理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都是这么勉强的理由,让人听不出感情中喜乐悲哀的成分。我仿佛已经很久没有听到有一个人说,他要结婚是因为很爱很爱一个人,因为想和另一个人永远的在一起……


曾经在书上看到过香港一位女作家都一段话:我们是不是已经处在一个鸡肋世纪?生活上有着太多食而无味、弃之可惜的人情与事物,上至婚姻,下至中午时分匆匆吃下肚的那个盒饭,都可能是鸡肋。读这段文字的时候可以感觉到一种不见眼泪的悲伤,和一种不见血肉的折磨;生活仿佛总在制造着一个又一个的缺陷。


有一天,我在街上碰到一个高中时候的女友,我知道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她都在不断地相亲,可是一直都没有遇到满意的,我于是问她:是不是要求太高了?是不是要那种高学历、高收入、高身材的?因为很熟,所以我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调侃。她笑笑说,不是啊!她对这些倒不是太看重。其实相亲是目的性很强的,就是奔着结婚的,但是她就是没有那种感觉。我知道这种只要感觉的人,是相亲者中最难成功的,就忍不住逼问她到底要怎样的结婚的感觉!


“我只是希望在我不开心的时候,他可以让我觉得他会一直陪在我身边。即使不安慰什么,紧些、紧些、再紧些,说他会一直很爱我……”她的表情很坚定,没有一丝玩笑的神情。我忽然觉得有一点感动,像是在这个月光都无法穿透的城市里,看到了一线温情的光。


我想我不一定要求对方一定要让我感觉到切切的相思,苦苦的守候,或者绵绵的爱恋, 我的婚姻也只需云淡风轻、细水长流;但是有一天当他向我求婚时,不是因为婚姻能带给他多少实际的利益,而是因为婚姻在他生活中的那份意义。我希望在那一刻他可以给我一个理由,告诉我他想和我相守,一起度过生命中的每次喜怒悲欢,一起相守到老……


即使只是在那一刻……